<output id="osarw"><pre id="osarw"></pre></output>

    1. <output id="osarw"><pre id="osarw"></pre></output>

        1. <var id="osarw"></var>

        2. <code id="osarw"><rt id="osarw"><noscript id="osarw"></noscript></rt></code>
          <tt id="osarw"><pre id="osarw"><dd id="osarw"></dd></pre></tt>

                <listing id="osarw"></listing>

                1. <acronym id="osarw"><wbr id="osarw"><meter id="osarw"></meter></wbr></acronym>
                  <output id="osarw"></output>
                  <listing id="osarw"></listing>
                  <label id="osarw"><pre id="osarw"></pre></label>

                  高通從建立服務器芯片業務到最終失敗的故事

                  2018-09-22 08:52:00 來源:鳳凰網科技
                  標簽:

                   

                  北京時間9月21日消息,介紹了高通公司從建立服務器芯片業務到最終失敗的幕后故事。英特爾公司在利潤豐厚的服務器芯片市場一家獨大,這讓高通有了挑戰英特爾的想法,投入大筆資金建立了一支1000人的團隊。然而,高通服務器業務生不逢時,恰巧遇到了博通公司的惡意收購,成為公司大砍支出的主要受害者。在無力為服務器芯片業務提供支持后,高通曾多次試圖出售該部門,但是均告失敗。現在,高通已擱置了新服務器芯片的開發,直接挑戰英特爾的嘗試宣告失敗。
                   
                  以下是文章全文:
                  去年11月初,高通公司董事長保羅·雅各布(Paul Jacobs)站在硅谷中心地帶的舞臺上,誓要打破英特爾公司在全球利潤最豐厚芯片領域——服務器芯片——的主導地位。
                   
                  當時,移動互聯網和云計算正在蓬勃發展。作為這一數字經濟背后的依托,數據中心對計算機服務器有著巨大需求,尤其是英特爾批量生產的性能強勁、昂貴的服務器芯片。
                   
                  高通花了五年時間,投入了數億美元設計與英特爾競爭的服務器芯片,試圖擴大到移動設備以外領域。雅各布涉足服務器芯片領域獲得了微軟公司、惠普企業公司等科技巨頭的支持,后者愿意試用高通的新芯片。
                   
                  “這是一個發展很慢,非常自滿的一個行業,”雅各布在臺上稱,“我們將改變這一切。”
                   
                  不到一年宣告失敗
                  然而,知情人士稱,還不到一年,高通這項曾經前景廣闊的業務就已經支離破碎。大多數關鍵工程師離職。大客戶從其他公司采購他們需要的數據中心芯片,或者重回英特爾懷抱。高通出售服務器業務的嘗試也宣告失敗,包括軟銀集團支持的管理層收購交易。作為服務器芯片計劃的主要支持者、高通創始人的兒子,雅各布也被高通驅逐。
                   
                  前高通董事長雅各布
                   
                  高通服務器芯片業務的失敗,恰逢博通試圖舉債收購高通、高通削減成本,焦躁不安的投資者渴望快速取得回報。高通辛辛苦苦投入大量資金從頭開始建立這個新半導體業務,卻遇上了一個錯誤的環境。
                   
                  這導致高通更加依賴已經飽和的智能機市場,反而倒是讓英特爾服務器芯片業務主管開心不已。“一些公司有足夠的實力在服務器芯片領域做出一番成績,”市場研究公司Gartner分析師阿蘭·普利斯特利(Alan Priestley)稱,“高通的機會最大。”
                   
                  2012年想法浮現
                  高通想要建立服務器芯片業務的想法始于2012年年底。當時,高通尋求拓展智能機以外的新市場。一顆服務器芯片的售價能夠賣到1萬美元以上,而這個市場完全由英特爾控制。高通想要把移動芯片的節能特點融入更強勁的芯片設計中,吸引微軟、谷歌等數據中心運營者。這些公司希望降低運營成本,在與英特爾的價格談判中獲得更多籌碼。
                   
                  高通為此改變了北卡羅來納州羅利數據中心的用途,為其增加了來自英特爾、IBM以及AMD的工程師。這個數據中心成為了業內部分最成功處理器工程師的大本營。他們已經為高通設計出了部分最出色的移動芯片、產品,令高通成為了最大智能機芯片提供商。
                   
                  這支1000人的團隊要開發出能夠處理部分最艱難計算任務的芯片,從執行預測天氣的復雜計算,到繪制人類基因組圖譜。不過,它的最常見用途就是處理在微軟、Facebook、亞馬遜以及谷歌龐大數據中心傳輸的信息。有了這一芯片,你才能在網上搜索、查看社交媒體應用或者在網上購物。英特爾每年依靠銷售服務器芯片創收近200億美元。
                   
                  要想進軍服務器芯片業務,你不能只是能夠開發出優質芯片,真正需要的是一個未來處理器路線圖,能夠穩步升級。然后就是軟件和工程支持,你需要說服數據中心運營商,讓其相信他們所有程序和服務都能兼容你的服務器芯片。服務器芯片的更換不是簡單地用一顆取代另外一顆,這一過程需要花費幾年時間。客戶們不愿改變現有的運行機制,即便他們也不愿向英特爾支付那么多的費用。
                   
                  現在,僅僅設計一顆服務器芯片就要花費數億美元。英特爾上一次遭到嚴峻挑戰還是在2006年。當時,AMD拿下了20%的服務器芯片份額。AMD的服務器芯片開發始于2000年,那時的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還是一名青少年,“云”這個詞只代表天空中的云彩。由于新產品姍姍來遲或預算不夠,AMD的服務器芯片份額最終降至接近于0。2015年時,一些分析師甚至擔心AMD可能會破產。
                   
                  主板上的芯片
                   
                  高通是少數幾家有能力再次挑戰英特爾的公司之一,年研發預算達到55億美元,在芯片行業只落后于英特爾和三星位居第三。在去年11月舉行服務器芯片發布會之前,高通已經開始尋求獲得微軟、Facebook等公司的公開支持,這使得一些分析師預計英特爾壟斷服務器芯片市場所有利潤的日子將結束。
                   
                  博通突然發起惡意收購
                  就在高通和雅各布準備首場服務器芯片發布會之際,一切看起來進展順利。但是就在發布會舉行兩天前,對手博通公司宣布將收購高通,有望創下芯片行業史上最大收購交易。
                   
                  這筆惡意收購交易催生出了兩個對未來行業發展前景對立的觀點。博通CEO陳福陽(Hock Tan)認為,商品化趨勢不可避免,并反復表示準備實施整合、削減成本。他還計劃舉債1060億美元資助收購高通的交易,這將使得博通用于研發的現金變少。雅各布則認為,芯片公司不應該把現金用于償還債務,而是需要持續投資新技術以找到新市場。
                   
                  美國政府最終否決了這筆交易。但是在此之前,許多投資者站在了陳福陽一邊,迫使高通將支出計劃削減了10億美元。建立初期的服務器業務就是高通削減支出的主要受害者。
                   
                  挽救服務器芯片業務
                  到今年初時,高通顯然已經無法為服務器芯片業務提供支持。這引發了一輪瘋狂的交易磋商,試圖挽救這項業務。高通服務器芯片業務主管阿南德·查德拉斯科(Anand Chandrasekher)說服了包括軟銀、新加坡淡馬錫控股在內的投資者財團,讓他們為管理層收購交易提供支持。他們發出了這項要約,但是高通CFO喬治·戴維斯(George Davis)要求交易在一個特定時間前完成,這讓交易告吹。
                   
                  在雅各布在3月份被高通驅逐后,他也提議收購服務器芯片業務,甚至提議讓高通保留少數股份。高通可能不想在這一項目上投資,但是如果雅各布的方案奏效,該公司日后依舊能夠獲益。然而,高通董事會堅持要求雅各布放棄重返高通的嘗試,放棄將整個公司私有化的計劃。雅各布拒絕了高通這一要求。高通服務器芯片業務的命運再次面臨不確定性。
                   
                  知情人士稱,前英特爾高管雷妮·詹姆斯(Renee James)曾考慮收購高通服務器芯片部門,把它整合到她的數據中心芯片創業公司Ampere Computing中。然而,查德拉斯科此前曾與中國貴州省達成了一項協議,資助部分高通服務器芯片業務。作為回報,貴州省政府要求高通轉讓芯片設計和在中國銷售處理器的專有權。這些條件令詹姆斯望而卻步,因為這就意味著她會被中國這個龐大市場拒之門外。
                   
                  今年5月,在負責高通數據中心技術業務近10年后,查德拉斯科離開了高通。今年6月,高通在羅利和加州分別裁員大約280人、43人。現在,高通服務器芯片部門的近半數工程師已經離職,其中一些跳槽到了詹姆斯的Ampere公司。知情人士稱,即便擁有充足資金,高通服務器芯片部門也缺少繼續發展所需要的專業人才。
                   
                  高通總裁克里斯蒂亞諾·阿蒙(Cristiano Amon)稱,公司把服務器芯片業務調整到了一個“適當規模”,以尋找市場機會。該部門現在主要向少數大型云服務提供商銷售芯片,通過公司與貴州省的合資公司向阿里巴巴集團、騰訊公司等中國客戶銷售芯片。
                   
                  擱置新芯片開發
                  在高通內部,公司已經擱置了去年所推服務器芯片的后繼產品開發。在去年11月的發布會上,高通高調推出了這顆芯片。高通將考慮調整現有芯片設計,把它用于智能機基站,但是直接挑戰英特爾的嘗試結束了。
                   
                  “即便收購交易沒有完成,高通也越來越像博通,”市場研究公司IDC半導體分析師謝恩·勞(Shane Rau)表示,“財力雄厚,了解客戶的需求,市場亟需這樣的公司。”
                   
                  高通CEO史蒂夫·莫倫科夫(Steve Mollenkopf)現在表示,公司未來的增長將依靠其在手機行業的傳統優勢。從明年開始,手機行業將向5G時代過渡。高通董事會對于莫倫科夫的表現表示認可,并計劃為他漲薪。高通還表示,2018財年有望從其它市場創造50億美元收入。
                   
                  這使得英特爾作為唯一一家主要服務器芯片供應商的地位更加穩固。在最新一個季度中,英特爾把55億美元的服務器業務營收轉化成了27億美元的營業利潤。
                   
                  關注與非網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產業觀察、行業動態、技術大餐每日推薦
                  享受快時代的精品慢閱讀
                   

                   

                  繼續閱讀
                  高通驍龍855能否坐穩安卓旗艦第一芯片?【附旗艦芯片參數對比圖】

                  在前面蘋果A12和麒麟980處理器對比的文章末尾,曾寫到“華為和蘋果已經亮劍,接下來,就看高通的表演了”。終于,高通的表演來了。

                  英特爾10nm制程遲到,7nm制程卻并未受阻礙?

                  英特爾的10nm工藝技術最初計劃在2016年下半年進入量產階段,至今仍卻遲未被公司使用,目前,該制程僅用于生產少量CPU,毫無疑問地,英特爾在其10nm工藝上遭遇了數年的延遲,嚴重影響了公司的產品陣容及其業務,更造成全球CPU供貨吃緊。

                  高通與英特爾的不斷進階,競爭勝負難料?

                  昔日的老對手這次又“狹路相逢”了,高通對PC市場重兵壓陣,而英特爾借力5G再次鏖戰智能手機市場,這一次勝利的天平會傾向誰?

                  配置迄今為止最強大CPU和GPU,高通驍龍8cx起點很高
                  配置迄今為止最強大CPU和GPU,高通驍龍8cx起點很高

                  芯片巨頭高通(Qualcomm)宣布推出八核全新處理器驍龍8cx,它適用于Windows筆記本電腦和一體機。從物理角度來看,它是高通有史以來推出的最大處理器,配置了高通迄今為止設計的最強大CPU和GPU。

                  高通發布驍龍8cx電腦平臺,劍指英特爾核心業務

                  當地時間12月6日上午消息,高通在美國夏威夷開始舉辦為期3天的#驍龍技術峰會#,前兩天我們講了5G、新旗艦驍龍855移動平臺之后,最后一天的大會上去年提出的“始終連接”的概念被再次提及。

                  更多資訊
                  51單片機的CAN通訊設計

                  #include sbit int0 = P3^2;

                  基于MSP430單片機用看門狗定時器使一個led閃爍

                  看門狗是為了防止程序跑飛而設定的,但是由于看門狗是一個類似于定時器,因此可以把他當作定時器來使用

                  S3C2440 cpu的初始化問題研究

                  設置處理器的模式為svc模式,根據ARM架構參考手冊,處理器有七種工作模式:

                  系統分析S3C2410的中斷處理

                  在介紹2410的中斷處理之前,我們不得不先看看先把ARM的異常向量表(Exception Vectors),下面對異常向量表(Exception Vectors),做一個簡單的介紹:

                  STM32如何配置ADC?

                  配置ADC 1、 系統時鐘定義

                  電路方案
                  十一选五神奇选号法